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动态 > 法院新闻
《江南晚报》 80后、90后渐成家暴多发群体
  发布时间:2017-12-05 16:17:21 打印 字号: | |

今天是国际反家庭暴力日,你以为其中主角是年纪老的、文化低的吗?错!

80后、90后渐成家暴多发群体

 

今天是国际反家庭暴力日。昨天记者从梁溪区法院获悉,自20166月梁溪法院被省高院确定为全省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以来,建立了“五位一体”反家暴网。今年前11个月,梁溪区人民法院家事审判庭审结家事案件275件,其中涉家暴93件,当事人申请人身保护令7件,发出的7件人身保护令中,有6件都是给8090后夫妻的。

案例1:丈夫定位妻子,更实施暴力

在梁溪区人民法院处理过的一起案件中,夫妻双方均为80后,经人介绍认识后感情迅速升温,随后结婚,而过快的进入婚姻状态之后发现种种问题。据了解,女方小的时候父亲有外遇导致父母离婚,因此她对这方面比较敏感; 而男方则从小成长比较顺利,对人控制欲较强,总是认为妻子在外和其他男性接触过多,要求强行查看女方手机,甚至偷偷在女方汽车上安装GPS定位系统跟踪女方行踪。
法院工作人员介绍,男方是在外地工作,女方则在无锡本地。根据女方反映,丈夫会在半夜的时候给女方打电话,如果女方不接就会一直拨打数十上百次电话,甚至从上百公里的外地打车到无锡查看,这样的情况发生过四五次,有严重焦虑的倾向。因此,双方经常会就此事发生争吵,加上妻子性格有点冷淡,而丈夫对感情需求比较大,两人问题越来越大。甚至出现了“钓鱼”的情况,即男方用女方手机,试探性地给其他男性朋友发微信,对方会回应一些让人浮想联翩的话。一旦有人回复,看见一条就扇女方一个耳光。
在这起案件中,法院最后发出了人身安全保护令,原因是有次周末男方回家时,双方为琐事发生过激烈争吵,男方抓住女方的头发砸到硬物上,造成女方脸部受伤,手指轻微骨折。

案例2:一时不快殴打妻子亲人

小丁和夏某都是1988年出生的,2015年登记结婚,第二年女儿出生。据小丁称,夏某在小丁哺乳期间多次实施家暴,派出所多次出警。去年10月份的一天,因为殴打正在哺乳的小丁,两人分居。几天后小丁向梁溪区人民法院起诉离婚,11月份开庭调解后两人和好,夏某表示痛定思痛,不再动手。
今年3月份的一天,在未发生口角的前提下,夏某因为心里一时不痛快,径直冲入小丁母亲家中,对小丁的母亲大声辱骂,并用双脚对其猛踢导致小丁母亲受伤、心率加快;对小丁阿姨用椅子进行摔打,后被制止;对小丁父亲用拳头殴打,由于小丁父亲10多年前发生车祸瘫痪在床,无行为能力,报警后夏某被派出所扣押。
即使是后来夏某还不停骚扰到小丁工作单位,骚扰威胁要离婚的话需要双方结清费用,否则不会停止骚扰。于是小丁向梁溪区人民法院申请禁止被申请人夏某殴打、威胁、辱骂申请人小丁;禁止被申请人夏某在距离下列场所200米内活动:申请人小丁的住所、工作地点或者其他申请人经常出入的场所。

法官建议:保护权益应多收集保留证据

梁溪区人民法院家事审判庭庭长何英介绍,在收到的家事纠纷案件诉状中,提到家暴案件比例比较高,大概占到50%左右,但普遍无证据或证据不足,这部分比例大约要占到三分之二。自从201631日《反家暴法》实施以来,因为宣传到位,如今很多市民在平时会注重证据收集。以往人生安全保护令着重解决程序问题,涉家暴案件,最终按照婚姻法等实体法来处理,需要造成一定的伤害后果或存在较为严重的伤害行为才能构成。
法官建议,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是反家庭暴力制度中的一项重要制度。人民法院在作出人身安全保护令时,应当有当事人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现实危险的情形。因此申请人在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时应当提交相关证据,证明自己符合上述情形。总体来说,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对证据的要求并不太高,不能等同于离婚案件中对家庭暴力证据的要求。申请保护令措施的证据,可以是受伤害照片、报警证明、证人证言、社会机构的相关记录或证明、加害人保证书、加害人带有威胁内容的手机短信、微信等。

咨询师:年轻夫妻应多对婚姻做评估

理想心理工作室咨询师钱圣吉介绍,因为8090后在自己成长过程中,更多的可能是被家庭的照顾所影响,所以内心还是一个孩子,类似于现在流行说的“巨婴”。他们还没有成长起来,却已经进入到婚姻的模式,而婚姻的模式一定是成人对成人的模式,他们以孩子模式进入婚姻状态的时候,就很容易发生各种各样的矛盾,“因为对于孩子来讲,他一直要的是索取,成人才会有能力来给予,所以这部分年轻夫妻在婚姻当中他们会想着我要得到什么,这个时候发生的矛盾就会比较多,尤其是这个时候一旦双方父母介入的话,通常就会以离婚的方式来收场。”
钱圣吉介绍,如果这些年轻人以这种形式来结束了前一段婚姻,如果下一段婚姻不及时调整的话,还是会发生再次受挫的情况。因此,当感情出现问题甚至要离婚时,对自己的婚姻做个了解、评估,意识到这段婚姻出现的状况在哪里,就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让市民在离婚之前首先对自我进行评估,我在这段婚姻里作了什么,我又有哪些没有做到位,他如果能够去补救的他就可以去补救,如果真的觉得是性格原因最终分开,那至少他可以对他下一段婚姻负责。”

安全令:防止尚未发生的和可能再次发生的家庭暴力

人身安全保护令是一种民事强制措施,是人民法院为了保护家庭暴力受害人及其子女和特定亲属的人身安全、确保婚姻案件诉讼程序的正常进行而作出的民事裁定。
适用人身安全保护令其实并不一定意味着家庭暴力客观存在或已经形成,人身安全保护令的目的或者说意义在于防止尚未发生的和可能再次发生的家庭暴力,因其目的和时效性要求,使得法官不可能像审理其他民事案件一样,对证据进行深入的核实、分析。但保护令本身并不能成为被申请人实施家庭暴力的证据,也不能在离婚案件中作为其配偶请求离婚损害赔偿的证据。只要被申请人不违反人民法院作出的人身安全保护令,保护令既不意味着其就是家暴实施者,也不代表国家法律对其进行了处罚。

延伸

看看梁溪区的有效做法

继续完善反家庭暴力工作网络。“五位一体”即建立法院、公安、妇联、司法、社居委为平台的“五位一体”反家暴网,通过宣传,让“国家禁止任何形式的家庭暴力”、“反家庭暴力是国家、社会和每个家庭的共同责任”等法律观念在群众心中落地生根。
在一起家事纠纷中,当事人之间一旦发生肢体冲突,无论纠纷是否已起诉至法院,公安接到报警后及时出警、出具告诫书。法院则对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开辟绿色通道,家事审判庭指定专人审理反家暴案件,在反家暴法规定的时间内将人身安全保护令送达至相关单位。随后立即与当事人进行谈话,进一步了解情况,开展疏导与说服教育,与相关单位合力阻止事态扩大、防止矛盾激化。梁溪区法院家事审判庭法官助理马磊说,他们发出一份人身保护令,公安也会及时出具告诫书,社居委、妇联等单位迅速介入开展工作,会令社会上很多人取得对反家暴的进一步认识。

给婚姻一段“冷静期”

推行“冷静期”机制。对于“危机婚姻”而非“死亡婚姻”,原告又不愿意和好或者虽然双方都同意离婚,但孩子、财产纠葛一时难以处理的,征得双方同意,创设“调解不离婚”结案方式。冷静期一般为6个月,可以在诉中,也可以在结案后,主要让双方静下心来,回顾以往,分析夫妻矛盾原因,总结对方优点,发现自身不足,给予对方谅解和理解、争取重归于好。

上门访问解决孩子抚养问题

推行上门访问机制。主要是诉中家访和结案后回访。如原告某(男方)与被告某(女方)离婚纠纷一案,双方均系近40岁的再婚夫妻,争点在于孩子离婚后由谁抚养。男方因前妻不能生育而离婚,为争夺孩子而多次写信给法院,表示以死抗争,双方要同归于尽等;女方与前夫育有一子,但随前夫生活,女方考虑到解除“二婚”后不会再次生育,而且由于夫妻分居已久,较长时间未见到孩子,也强烈要求抚养孩子。面对这一棘手的案件,合议庭决定召集女方及其代理人到孩子现居住地即男方家进行家访。在男方家,当看到孩子由爷爷拉着手从幼儿园回家时,女方热切地迎上去抱起儿子,又亲又吻,极大的舒解了她一段时间以来思子的煎熬。工作人员充分了解情况后认为儿子在男方家生活得很好,而女方还有患病的父亲需要她照顾,特别是为了给孩子提供稳定的生活成长环境、减少父母离婚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决定孩子判归男方抚养,女方从低标准支付抚养费。一审判决后,双方均未提出上诉。
(晚报记者 晓城 甄泽)

责任编辑:梁法